<dfn id='5zfcd'><optgroup id='5zfcd'></optgroup></dfn><tfoot id='5zfcd'><bdo id='5zfcd'><div id='5zfcd'></div><i id='5zfcd'><dt id='5zfcd'></dt></i></bdo></tfoot>

          <ul id='5zfcd'></ul>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管理

            致加西亚的信(二)转载

            2015/8/25 16:54:25 人评论

            续       如果说前面有惊无险的话,现在真正的危险来临了。西班牙军队正在残忍地进行大屠杀。这些毫无人性的刽子手见人就杀,从携带武器的军人到手无寸铁的难民,一个都不放过。余下的路程将更加艰难,但是我却没有时间考虑这些,我必须立即上路!  这里的地形比较简单,通往北部的地方有一条绵延约1英里的平坦土地被丛林覆盖着。男人们忙着开路。古巴的路网就像迷宫。炎炎的烈日烘烤着我们。我真羡慕一起同行的伙伴,他们身上没有多余的衣裳。  我们继续前行。海和山遮

                  如果说前面有惊无险的话,现在真正的危险来临了。西班牙军队正在残忍地进行大屠杀。这些毫无人性的刽子手见人就杀,从携带武器的军人到手无寸铁的难民,一个都不放过。余下的路程将更加艰难,但是我却没有时间考虑这些,我必须立即上路!
              这里的地形比较简单,通往北部的地方有一条绵延约1英里的平坦土地被丛林覆盖着。男人们忙着开路。古巴的路网就像迷宫。炎炎的烈日烘烤着我们。我真羡慕一起同行的伙伴,他们身上没有多余的衣裳。
              我们继续前行。海和山遮住了我们的视线,浓密的叶子、曲折的小路、灼热的阳光,使我们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这里到处是青翠的灌木丛,但离开岸边到达山脚下就看不到这样的景色了。我们很快就到了一个空旷的地方,并意外地发现几棵椰子树。椰子汁新鲜又凉爽,对口渴得要命的我们来说,简直是灵丹妙药。
              此地不能久留,夜幕降临以前我们还要走几英里路。翻过几个陡峭的山坡,进入另一个隐蔽的空地,很快我们就进入了真正的热带雨林。这里的路比较平坦,微风吹过,尽管察觉不到,却也给人以心旷神怡的感觉。
              穿过森林就进入波迪罗到圣地亚哥的“皇家公路”。当我们靠近公路时,我发现同伴们一个个消失在丛林里,只剩下我和格瓦西奥两人,正想转过身去询问他,却看到他将手指放到嘴边示意我不要出声,赶快拿起枪,然后他也消失在丛林里。
              我很快明白了他的用意。耳边响起了马蹄声,西班牙骑兵的军刀声,以及偶尔发出的命令声。
              如果没有高度的警惕性,也许早已走上公路,恰好与敌人短兵相接。
              我敏捷地扳动来福枪的扳机,焦急地等待事情发生,等待听到枪声,但没有听到。我们的人一个个都回来了,格瓦西奥是最后一个。
              “我们分散开,目的是麻痹敌人,不被他们发现。我们都分头行动,假如枪声响起,敌人一定会以为这是我们设下的埋伏。”格瓦西奥露出可惜的神色,“真想戏弄敌人一下,但任务第一,游戏第二!”
              在起义军经常出没的地区,人们有个习惯,他们点起火用灰烤红薯,经过这里的人饿了就可以拿起来吃。烤熟的红薯一个个传给饥饿的战士,然后把火埋掉,继续前进。
              在吃红薯时,我想起了古巴的英雄们。他们之所以在艰苦的条件下能取得一个又一个的胜利,是因为他们热爱自己的祖国。有一种发自内心的争取民族解放的强烈信念支撑着他们,与敌人展开不屈不挠的斗争。我们的先辈和他们一样,为了民族的尊严顽强奋战。想到自己所肩负的使命能够帮助这些爱国的志士们,作为我们国家的士兵,我感到无上光荣。
              一天的行程结束了,我注意到一些穿着十分奇怪的人。
              “他们是谁?”我问道。
              “他们是西班牙军队的逃兵,”格瓦西奥回答,“他们从曼查尼罗逃出来,不堪忍受军官的虐待和饥饿。”
              逃兵有时也有用,但在这旷野中,我对他们持怀疑态度。谁能保证他们当中没有奸细,不会向西班牙军队报告一个美国人正越过古巴向加西亚将军的营地进发?敌人难道不是在想方设法阻止我完成任务吗?所以我对格瓦西奥说:“仔细审问这些人,并看管好他们。”
              “是,先生。”他回答。
              为了确保任务万无一失,我下达了这个命令。实际证明我的这一想法是对的,有人的确想逃走去向西班牙人报告。这些人并不知道我的使命,但有两个人引起我的怀疑。他们是间谍,我险些被他们杀害了。那天晚上有两个人离开营地钻进灌木丛,想去给西班牙人报告有一个美国军官在古巴人的护送下来到这里。
                 半夜,我突然被一声枪响惊醒。我的吊床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我急忙站起来。这时对面又出现一个人影,很快第一个人被大刀砍倒,从右肩一直砍到肺部。这个人临死前供认,他们已经商量好,如果同伴没有逃出营地,他就杀死我,阻止我完成任务。哨兵开枪打死了这些人。  
              第二天晚些时候,我们才得到足够的马和马鞍。很长时间我们都无法行进,当时我十分焦急,但无济于事。马鞍有些硬,不好用。我有些不耐烦地问格瓦西奥,能不能不用马鞍行走。“加西亚将军正在围攻古巴中部的巴亚摩,”他回答道,“我们还要走很远才能到达他那里。”
              这也就是我们到处找马鞍和马饰的原因。一位同伴看了一下分给我的马,很快为我安上了马鞍,我非常敬佩这位向导的智慧。我们骑马走了四天,假如没有马鞍,我的结局一定很惨。我要赞美这匹瘦马,它虎虎生风,美国平原上任何一匹骏马都难以和它相媲美。
              离开了营地我们沿着山路继续向前走。山路弯弯,如果不熟悉道路,定然会陷入绝望的境地。但我们的向导似乎对这迂回曲折的山路了如指掌,他们如履平地般行进着。
              我们离开了一个分水岭,开始从东坡往下走,突然遇到一群小孩和一位白发披肩的老人,队伍停了下来。族长和格瓦西奥交谈了几句,森林里出现了“万岁”的喊声,是在祝福美国,祝福古巴和“美国特使”的到来,真是令人感动的一幕。我不清楚他们是如何知道我的到来的。但消息在丛林中传得很快,我的到来使这位老人和这些小孩十分高兴。
              在亚拉,一条河沿山脚流经这里,我意识到我们又进入了一个危险地带。这里建有许多战壕,用来保护峡谷。在古巴的历史上,亚拉是一个伟大的名字。这里是古巴1868-1878年“十年独立战争”的发祥地,古巴士兵时刻都在守着这些战壕。
              格瓦西奥相信我的使命一定能完成。
              第二天早晨,我们开始攀登西拉梅斯特拉山的北坡。这里是河的东岸,我们沿着风化的山脊往前走。这里很可能有埋伏,西班牙人的机动部队很可能把这里变成我们的葬身之地。
              我们顺着河岸,沿着蜿蜒曲折的山路前行。在我的一生中,从未见过如此野蛮地对待动物,为了让可怜的马走下山谷,我们残酷地抽打它们。但我们也没有别的办法,信必须及时送给加西亚。战争期间,当成千上万人的自由处于危险中时,马遭点罪又有什么呢?我真想对这些牲畜说声“对不起”,但我没有时间多愁善感。
              我所经历的最为艰难的旅程总算告一段落。我们停在一个小草房前,周围是一片玉米地,位于基巴罗的森林边缘。椽子上挂着刚砍下的牛肉,厨师们正忙着准备一顿大餐,庆贺美国特使的到来。大餐既有鲜牛肉,又有木薯面包。我到来的消息传遍了这里的每个角落。
              刚吃完丰盛的大餐,忽然听到一阵骚乱,森林边上传来说话声和阵阵马蹄声。原来是瑞奥将军派卡斯特罗上校代表他来欢迎我,而将军和一些训练有素的军官将在早上赶到。上校下马的姿势十分优美,动作十分敏捷,就像赛马运动员。他的到来使我确信,我又遇到了一个经验丰富的好向导。卡斯特罗上校赠送我一顶标有“古巴生产”的巴拿马帽。
              第二天早上瑞奥将军到了。他被称做“海岸将军”,皮肤黝黑,是印第安人和西班牙人的混血儿。他步履矫健,身姿挺拔;他足智多谋,多次成功地击退西班牙人的进攻;他擅长游击作战,与敌周旋,给敌人以沉重的打击;敌人多次想抓住他,但都无功而返。
              这一次,瑞奥将军派两百人的骑兵部队护送我。这些骑兵训练有素,骑术相当高超。很快我们又重新进入了森林。森林里的小路太窄,时常被树干所阻碍,丛林里的常青藤经常刮破我们的脖子,我们不得不一边骑马一边清理障碍物。向导步伐稳健,着实让我感到惊奇。我通常的位置是在队伍的中部,有时真想追上他,观察他跋山涉水的英姿。他是一名黑人,皮肤像煤一样黑亮,名叫迪奥尼斯托?罗伯兹,是古巴军队的一名中尉。他善于骑马踏过荆棘,穿过茂密的森林。他手拿宽刃大刀,为我们开路,砍下一片片藤蔓,仿佛永远不知疲倦。
              4月30日晚上,我们来到巴亚莫河畔的瑞奥布伊,离巴亚莫城还有20英里。这时格瓦西奥又出现了,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
              “先生,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加西亚将军就在巴亚莫。西班牙军队已撤退到考托河一侧,他们的最后堡垒在考托。”
              我急于与加西亚将军取得联系,于是建议夜行,但我的建议没有被采纳。
              1898年5月1日是一个不寻常的日子。当我在古巴森林睡觉的时候,美国海军上将正率军冒着枪林弹雨进入马尼拉湾,向西班牙战舰发起进攻。就在给加西亚送信的途中,他们用大炮击沉了西班牙的战舰,形成对菲律宾首都巨大的威胁。
            第二天凌晨我们踏上征途,从山坡上往下骑直达巴亚莫平原。沿途我看到饱经战火的乡村满目疮痍。这些被战火毁坏的废墟,是西班牙军队罪恶的铁证。我们骑马走了100英里,终于来到一片平原。我们经历了无数艰难险阻,顶着烈日,跨过无数荆棘,来到了这片美丽的土地,虽然它饱受战火煎熬,但依然是一片充满希望的热土。一想到我们即将到达目的地,所有的苦难都抛在脑后。任务即将完成,筋疲力尽的马也仿佛在分享我们急迫的心情。
            我们来到曼占尼罗至巴亚莫的“皇家公路”,遇到了许多衣衫褴褛却兴高采烈的人们,他们正在朝城里冲去。唧唧喳喳的交谈声使我联想到自己在丛林中遇到的那些鹦鹉,他们终于可以返回到阔别已久的家园了。
              巴亚莫原是一个拥有3万人口的城市,但现在却成了一个只有2000人的小村庄。在巴亚莫河两岸,西班牙人建了很多碉堡,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这些小要塞,里面的烟火还没有熄灭。当古巴人返回这曾经繁荣的城市时,他们便将这些碉堡付之一炬。
              我们在河岸列队,在格瓦西奥和罗伯兹与士兵说完话后,我们就继续行进。我们停在河边,让马饮水,准备养精蓄锐,走完最后一段通往古巴指挥官营地的路程。
              引用当天报纸发布的消息:“古巴将军说罗文中尉的到来在古巴军队中引起巨大轰动。罗文中尉骑着马,在古巴向导的陪同下来到古巴。”
              几分钟以后我来到了加西亚将军的驻地。
              漫长而惊险的旅程终于结束了。苦难、失败和死亡都离我们远去。
              我成功了!
              我来到加西亚将军指挥部门前,看到古巴的旗帜在飘扬。我代表我国政府在这样的地方见到加西亚将军,感到十分兴奋。我们排成一队,纷纷下马。将军认识格瓦西奥,所以卫兵让格瓦西奥进去了。不一会儿,他和加西亚将军一同走出来。将军热情地欢迎我,并邀请我和助手进去。将军将我一一介绍给他的部下,这些军官全都穿着白色军装,腰间佩带武器。将军解释说:“很抱歉我出来晚了,因为我在看从牙买加古巴军人联络处送来的信,这是格瓦西奥给我送来的。”
              幽默无所不在。联络处送来的信中称我为“密使”,可翻译却把我翻译成“自信的人”。
              早饭过后,我们开始谈论正事。我向加西亚将军解释说,我所执行的纯属军事任务,尽管离开美国时总统带来了书信。总统和作战部想知道有关古巴东部形势的最新情报(曾派来两名军官来到古巴中部和西部,但他们都没到达目的地)。美国有必要了解西班牙军队占领区的情况,包括西班牙兵力的分布和人数、他们的指挥官特别是高级指挥官的性格、西班牙军队的士气、整个国家和每个地区的地形、路况信息,以及任何与美国作战部署有关的信息。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加西亚将军建议展开一场美军与古巴军队联合作战的战役。我还告诉将军我国政府希望能得到关于古巴军队兵力方面的信息,还有我是否有必要留下来亲自了解所有这些信息。加西亚将军沉思了一会儿,让所有的军官退下,只留下他的儿子加西亚上校和我。大约3点钟将军回来告诉我,他决定派3名军官陪我回美国。这3名军官都是古巴人,训练有素,经验丰富,知识渊博,了解自己的国家,他们完全有能力回答以上所有的问题。即便我留在古巴几个月,也不一定能做出一个完整的报告。因为时间紧迫,美国越早获得情报,对双方越有利。
              他进一步解释说,他的部队需要武器,特别是大炮,主要用来摧毁碉堡,部队还缺少弹药及步枪,他希望能重新武装他的队伍。
              克拉左将军,一位著名的指挥官,赫南得兹上校,约塔医生,非常熟悉这里的疾病特征,还有两名水手将一同随我返回。如果美国决定为古巴提供军事装备,他们在运送物资的远征中一定能发挥作用。
              “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在这长途跋涉的9天里,我的脑海里一直装着许多问题。我多么希望能踏遍古巴的土地,给总统一个满意的答案。但面对将军的问话,我毅然地回答:“没有!先生。”加西亚将军有着敏锐的洞察力。他的建议使我免除了几个月的劳累,为我们的国家争取了时间,也为古巴人民赢得了时间。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我受到了非正式的热情接待。正式的宴会在5点钟进行,宴会结束后,我被护送者送到大门口。我走到大街上,很惊奇没有看到原来的向导和原来的同伴。格瓦西奥想陪我回美国,但加西亚将军没有同意,因为南部海岸的战争还需要他,而我要从北部返回。我向将军表达了我对格瓦西奥和他的船员的感激之情。我以纯拉丁式的拥抱与将军告别,然后骑上马,与3个护卫者一起向北疾驰。
              我终于把信交给了加西亚将军!
              给加西亚送信的行程充满了危险,与我返回的行程相比也更重要得多。我见识了这个美丽的国度,一路上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他们给我做向导,勇敢地保护着我。但是战争还远没有结束,西班牙的士兵还在到处巡逻,不放过每一个海岸,不放过每一个海湾,每一条船。他们随时都可能把我当作一个间谍,一旦被发现就意味着死亡。面对咆哮的大海,我在想,成功永远不是一次航行。
              但是我们必须努力,只有努力才能成功,不然我的使命就会前功尽弃。
              返程的路上,同伴们也和我一样担惊受怕。我们小心翼翼地越过了古巴,朝北行进,来到西班牙军队控制下的考托。这是一个河口,停泊着几艘小炮艇,对面有一个巨大的碉堡,里面装着大炮,瞄准河口。
              如果被西班牙士兵发现,我们就全完了。但是艺高人胆大,勇敢成了我们的救星。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敌人哪里会想到我们会在这种危险的地方上岸,去执行一项艰巨的任务。
                 我们所搭乘的是一只小船,体积只有104立方英尺。我们用这只船航行了150英里来到了北部的拿骚岛,西班牙的快速驱逐舰经常在此巡逻。
              完成任务的使命感让我们无所畏惧。由于船无法承载6个人,约塔医生返回巴亚莫。我们5个人将冒着枪林弹雨,凭机智取胜。
              就在我们准备出发的时候,风暴突然降临。在如此波涛汹涌的海上我们不能轻举妄动,但是即使原地等候也同样危险。现在是满月,假如飓风把云吹散,敌人就会发现我们的行踪。
              但是,命运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
              11点钟我们上了船,天空乌云密布,遮住了月亮,敌人无法发现我们。我们一人掌舵,四人划桨。渐渐地已看不见远去的要塞,或者更精确地说,要塞里的人没有发现我们。我们在水中艰难跋涉,总算没有听到大炮的轰鸣声和机枪的扫射声。我们的小船摇摇晃晃,像个蛋壳,有好几次差点颠覆。但水手们了解水性,装在船里的压船物经受住了考验,使我们得以继续航行。
              极度的疲倦,无法摆脱的航行的单调,我们几乎要睡着了。
              不久,一个巨浪袭来,差点把小船掀翻,小船浸满了水,大家不再有睡意。多么难熬的漫漫长夜啊!正在这时,太阳从远方的地平线上钻了出来。
              “快看,先生!”舵手们在喊。一种警惕性使我们顿时焦虑不安。难道是一艘西班牙战舰?如果真是那样,我们又在劫难逃了。
              舵手用西班牙语喊着,其他同伴应和着。
              真是西班牙战舰?
              不是,是桑普森海军上将的战舰,正向东航行去抗击西班牙战舰。
              我们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那一天真是酷热难耐,谁也睡不着。尽管美国战舰出现了,但是西班牙的炮艇很快就能追上我们,将我们逮捕。夜幕降临,我们5个人疲惫极了,几乎支撑不住了,但是我们丝毫不能懈怠。夜里刮起了风,风力很强劲,波涛汹涌。我们竭尽全力,使小船不至于倾覆。第二天早晨是5月7日,危险总算解除了。大约上午10点,我们来到巴哈马群岛安得罗斯岛的南端一个名叫克里基茨的地方。我们总算可以登陆,短暂地休息一下了。
              当天下午,在13个黑人船员的协助下,我们彻底地检查和清理了小船。这些黑人操着古怪的语言,根本听不懂,但是手势语是通用的。小船里装着些猪肉罐头和手风琴。我虽然疲惫到了极点,但依然睡不着,刺耳的手风琴声使我无法入眠。
              第二天下午,当我们向西航行时,被检疫官抓住,关到豪格岛上。他们怀疑我们得了古巴黄热病。
              第二天,我得到美国领事麦克莱恩先生的口信。5月10日在他的安排下,我们获释了。5月11日,这只“无畏号”小船驶离码头。
              航行到佛罗里达海域可就没那么幸运了。12日一整天无风,小船无法航行。直到夜晚微风吹动,才顺利到达基维斯特。
              当晚我们乘火车到塔姆帕,又在那里换乘火车前往华盛顿。
              我们按预定的时间到达。我向作战秘书罗塞尔?阿尔杰作了汇报。他认真听了我的讲述,并让我直接向迈尔斯将军报告。迈尔斯将军接到我的报告后,给作战部写了一封信。信中说:“我推荐美国第十九步兵部队的一等中尉安德鲁?罗文为骑兵团上校副官。罗文中尉完成了古巴之行,在古巴起义军和加西亚将军的协助下,为我国政府送来了最宝贵的情报。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我认为罗文中尉表现出了英勇无畏的精神和沉着机智的作风,他的精神将永载史册。”
              我陪同迈尔斯将军参加了一次内阁会议。会议结束时我收到了麦金莱总统的贺信,他感谢我把他的愿望传达给加西亚将军,并高度评价了我的表现。
              他信里的最后一句话是:“你勇敢地完成了任务!”而我则认为,我只不过是完成了一个军人应该完成的任务。
              不要考虑为什么,只要服从命令。我已经把信送给了加西亚将军。
                                                      --  全文完  --

            相关资讯

              暂无相关的数据...